泽鹿

你是来看我的嘛?这里是齐时..不知道写点什么好...等考虑好了要写的满满当当的!(x(头像自绘

根鸟

初衷

觉得这里可以放自己的读后感,脑洞什么的……

这本书是好友推荐的

我买了一本,他送了一本。

发出来其实是很…羞耻的吧

文中有摘录根鸟中的语句

以及火影的you can do it 的歌词

写的不太好…格式也不知道怎么变了…

感觉这本书就像是一首合唱曲吧。

 

开头的是浓厚的、没有规律的、堆积在一起的落叶被失去耐心的根鸟踩地沙沙作响,忽快而又混乱,疲惫而渶散。接着是愤懑的枪弹声击倒白鹰,随后转动的风车伴随着根鸟手中谜团似的布条发出吱吱呀呀的晃动声。

但是让人沉醉在其中的。


追寻 

____读《根鸟》有感

“向前走吧。这是天意。”___题记

(一)天意

《根鸟》像是一首曲子。

 曲调催促着前进、催促着奔跑,

 歌词讲述着命中注定的天意、

 讲述着一名叫做根鸟的少年的追寻。

 他在追寻这什么?

一张偶然得到的布条

可能是调皮的孩子在戏弄好心人

歪歪扭扭的、

布条上用酷似植物的汁液书写的字体

让根鸟坚信这一切、

他要寻找这个叫紫烟的女孩。

她出现在根鸟的梦里、

在梦里的峡谷、

是根鸟从未见过的。

那里开满了美丽的百合花、

白鹰在天空遨游、

是在根鸟梦中浮现的。

但是他毫无顾忌的、

单凭着一张小小的布条,

踏上了追寻梦的道路。

或许我们、

总是因为一些莫名奇妙的理由不断逃避,

前行在平坦的大道上、

或许会感到轻松愉快。

然而、

只有此刻在读完这本书的这一瞬间,

不会再这样了。

儿时的我们憧憬未来,

为了梦想而前进,

总会有该做什么、

彷徨迷茫的时候。

但是、

现在最重要的,

就是再次来到这里———梦的起点。

无论何时、

不用畏惧、

只要坚信着,

走吧。

也许梦已经在消失

那就请你把剩下的

一一追回。

相信吧。

这就是所谓的天意。

相信吧。

一定能够找到。

此刻开始。

走吧。

(二)走吧

等待。

浓厚的、没有规律的、

堆积在一起的落叶被踩地沙沙作响,

白鹰被气愤的枪弹击倒,

转动的风车伴随着

那人手中谜团似的布条

发出吱吱呀呀的晃动声。

离开吧。

这里的世界早已归于轻吟。

菊坡从没见过白鹰,

清晨的公鸡鸣啼出第一声、

蔷薇谷的苍鹰在天空低飞,

西洼的小戏沉浸在青果的干涩

可我看到了,

就是一只白色的鹰。

即使只是梦

即使不会有结果的。

父亲说:你只管去吧。这是天意。

走吧。

荒漠里的黑鹰没有变成白色

不用等待了。

骆驼队的汉子们洒脱的嘲笑、

将老人皮袄的温暖附在手心

呼唤行者的歌声立即打破黑夜的笼罩:

你的凄凉和我是一般样!

走吧。

看着行者钣金的消瘦憔悴的身影离去、

听着青塔镇子里的骏马疾走的马蹄声、

喊着扛了松木洪亮又粗野的号子、

不管与黄毛拼命时厮打发出懦弱的哭腔:

要骑白马向西去,

要去找一个大峡谷,

找一个叫做紫烟的女孩子....

....

向前走吧。

扯开嗓门的嗷叫扫除寂寞的索桥,

夜夜奏起白马的嘶鸣激起逃走的渴望

窗外、一片鸦鸣。

或许像红果

那些颜色最最鲜艳的东西

都不是什么好的东西。

丢掉它。

便有了一根无形的丝线

牵着一颗依然幼稚的心和一颗已经衰老的心

点燃它。

四堆枯枝如四座火塔,立即照亮了山幼。

独眼老人说:走吧,孩子,你别忘了,你是一个背负着天意的人!

想家。

于是便回去。

回来的时候,菊坡的秋天走来最轻的第一步。

火光映红了菊坡的山与天空。

离开的时候,菊坡的秋天走完最后一步。

于是便离开。

追梦。

一起走吧。

根鸟不在担心孤独

秋曼不再害怕迷路

他们携手走过独木桥,

似乎用了一百年的时间。

他们面对对方的眼睛,

似乎莫名其妙的害羞。

又一次拉开了不知的距离,

又一次紧密双方的空隙。

他们之间忽视了彼此的修饰,

之间离开调整眼睛对视的情况,

他很想在空旷的山谷里歌唱

即使只能传达给那一人

直至这声音嘶哑

但他又想享受这样的寂静,

女孩特有的气味传入他的鼻息

走吧。

这一路上曾不再孤独。

走吧,

虽然这次是多么的不舍

或许会后悔

多希望下雨的时候

能再次追在她的身后

看她挥动着自己的外套

咯咯的笑声伴随着雨滴砸落地面

雨过天晴、化作远方的云

将内心的踌躇

通过步伐统统甩开

还念米溪,还想念那个叫秋曼的女孩

可是。

为什么停下来。

这是为何呢。

仿佛无法翱翔翅膀了吧。

梦中的,

明明看见了紫烟,明明要去峡谷。

眼前,

只有金枝背上狰狞的疤痕,

笑着,

骑着白马奔驰。

痛着,

吃着酒水乱雨。

应着钣金的痛斥

历经新的挫折

走吧。

甜美地、

在白马的背上睡上一觉吧。

可能在梦中、

梦到菊坡的父亲

梦到青塔的钣金

等到鬼谷的青壶

梦到米溪的秋曼

梦到鸳店的金枝

一觉醒来

根鸟

已找到峡谷

不禁地

号啕大哭

走吧。

在你眼前的是如今早已选择的道路,

来吧。

带着自信的白马、向前走就好,

毫无顾忌地去追寻,

不管有多少次跌跌撞撞

非常自然地、在风雨过后,

伤痛一定会不复存在,

即使那里都没有答案,

即使翅膀支离破碎、露出骸骨,

也要有这么一天在这片天空中翱翔

也要成为名为根鸟的少年

也要追回自己已经在失去了梦,

也要...

上路吧

后记:

最可怕的是发现梦醒了发现无路可走__鲁迅